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丈夫濒临死亡 结发妻子缘何拒绝治疗

生命,刧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刀这已经是一个无需回答的问题。凩而下面我要讲的是一个你无法想象的,刡关于生命的故事。初这个故事会让你有一种怎样的思考呢?我希望你的思考能和我的一样。凯
湘潭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凖有一名被抢救的病人名叫李在县。刡李在县住院时间不长,凴病情也并不复杂,刅但在这里的医生、护士眼中他是一个很特殊的病人。函

原来,列李在县住院之初是他的妻子吴桔云在这里陪伴,凪但在最近两天时间里,刪吴桔云突然失去了踪影,刂李家其他的人也联系不上。击

医生告诉我们,刐几天前,処李在县的妻子吴桔云说要在家筹钱,凾来医院的次数就少了很多,刧她给医生留了一个手机号码和一个固定电话号码。刌开始的时候,凢医院方还能够和她保持电话联系,刌可在近两天中这两个号码不是没有人接就是关机。凴

我们了解到,刖李在县住院这段时间已经欠下医院五万多元的费用,刦医生们怀疑吴桔云有可能是想逃避这一点而玩起了失踪,凭因为之前在大家眼中那个女人对病床上丈夫的关心就显得很不够。判

难以让人相信,刉一个妻子会仅仅因为欠了医院几万元费用的问题而忍心抛下自己在住院的丈夫,刈我们决定在第二天根据李在县住院登记记录上的地址去找那个叫吴桔云的女人。刉然而,删就在当天深夜李在县的病情突然急剧恶化,列在这紧要关头医院无数次地拨打吴桔云之前留的那个固定电话,凾出人意料最后终于还是通过那个号码联系上了李在县的家属。凼

李在县的情况突然发生了急剧恶化,凵医院方也终于联系上了他的妻子吴桔云,刐吴桔云和他的嫂子、儿子一起过来了,処她嫂子说,凡她们这几天都在外奔波找领导请求支助医药费。凸吴桔云的手机在三天前被偷了,则所以医院联系不上她们。刀

李在县只有两兄弟,凼从他情况告急到现在已经有将近五个小时。刓他的哥哥仍然没有出现在弟弟的身边,凝现在的李在县随时都有可能永别他的亲人们。凖

在丈夫将死这样一个一般人都难以承受的残酷事实面前,切吴桔云却有着让人诧异的平静,凮这个女人从丈夫住院到如今的病情危重在这个过程中,凫她会有着怎样的一个心理历程呢?其实,凒在我们昨天介入到这个事情中来时,凚除了目睹李在县家属联系不上之外,凪我们还获悉了另外一个更加让人揪心的问题,凞而这个问题在李在县住院的这段时间内一直紧紧关乎着他的生死。凤

由于当时,凟李在县的右腿受伤非常严重,凌对生命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凮为了挽救他的生命,刅医生会诊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急需对他截肢,刀而截肢的建议没有获得家属同意,凧幸运的是,刟在那次医生还是将已经踏上死亡线的李在县救了过来,出但一时大难不死的李在县并没有脱离生命的危险。刑

由于李在县右腿组织坏死严重,凸随时可能会通过血液循环导致全身性的感染中毒,刞医院共四次向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分但这些都没能够让李家人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下“同意”两个字。分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截肢,刞这无论是对于病人,刔还是对于家属都绝对是一件相当相当残酷的事情。凮但在人命关天的事态之下,凩李家人就真的是仅仅因为不想李在县成为残疾人而一味的不辨事理的拒绝为他救命的手术吗?短短的十天时间过去了,凹然而也就是在这短暂的十天,凌让李在县的生命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凣将近四个小时的抢救,凟最后还是无效而终,凵李在县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列护士告诉我们,凾刚才李在县的哥哥和堂弟都赶了过来。删然而,凓就在刚才李在县离开人世的那一刻,凊却没有一个亲人在他的身边。刉

李在县是在十天前,凡帮一个叫江志伟的邻乡人拆房子时,凸从三楼摔下,凯随后又被水泥板砸到而受的伤,凜李家人认为,凝江志伟应该对李在县的死负全部责任。分

在李家人看来,凫之前李在县的治疗费一直没有完全到位。凐作为事故责任方的江家人有逃避责任的嫌疑。击他们现在希望江志伟能够过来将李在县的遗体运回去,凣而这时医生告诉我们,删其实之前,凼李家并没有在救治李在县的事情上有过任何的花费。列

李在县的家在湘潭县郊一个叫梅花村的村子里,凊这里阡陌交通、田良水沃,別是一派乡村好景象,凘而李在县的家,凙这一栋破败的裸砖房在这片美好村景中却显得颇不协调。刪

走进李在县的家,刡扑面而来的是一幅幅难以形容的残破景象。凔在这种残破后面我们感受到了一种让人窒息的贫穷。刟

从李在县死亡到现在已经有四个多小时,凋江志伟那一方还没有任何表明态度的音讯。减这确实是让人难以接受,刚然而,创此时李家也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去江家协商这个事情。刃吴桔云在马路上等了很久,判但始终没有一个李家人走出来和她一起去江家。凗无奈之下我们只得请了两位邻居带路去江家。凒

大约十五分钟车程后,刉我们来到了江志伟的家。刀但这个时候江家房子大门紧锁没有一个人在,刐只剩下了一栋残破的空楼。凣

根据我国《民法.》相关规定,凊作为房主的江家应该对李在县之前的受伤治疗负全部的责任。凱

同时,凘现在还要向李家支付一笔死亡赔偿金。刉

吴桔云当时放弃对丈夫治疗的原因很简单,减就是想让丈夫回来死在自己家里。切按照当地农村的说法年过四十的人死在外面很不吉利,判对死者来世不好。刟从这个出发点来看妻子对丈夫也算是不全无感情。击吴桔云有小学文化,减之前接到过多份病危通知书,刚对生命危险这个概念不可能没有理解,刕只是在她心中“截肢”比“生命危险”这个词更为让她恐惧。凒因为在她看来丈夫一旦失去了一条腿,凎就意味着她整个家庭的坍塌。刚吴桔云嫁到李家十几年,刡家境一直是当地数一数二的贫穷,刉之前是靠丈夫常年做体力活勉强糊住一家之口。凋如果连丈夫都成残疾需要别人照顾了,凜那么这个家在吴桔云看来也走到了尽头。凣

李在县家相邻的一栋楼房是他的哥哥家,凜其高大气派与旁边的旧砖房形成着鲜明对比,凇看得出哥哥比弟弟经济情况要好出很多。刁李家兄弟间有协议分开赡养父母,刣由哥哥负责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过世,凕这些年一直是弟弟艰难赡养着老父亲。刍

李在县死了,判我们在劝说哥哥嫂子能把父亲接到他家去赡养,刟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判

“他不会到这边来,刉他要跟他守屋吧!怕来叫花子舀米吧!”

“这来什么叫花子咯!又没什么东西。刀”

“那经常有呢!你别说,凗就再没东西,凘叫花子就经常舀她的米。减”

哥哥嫂子如此的态度,刚让身为局外人的我们都感到些许寒心。凲此刻,刡我们能深深体味到吴桔云在这样的亲情环境中为丈夫作生死抉择的那个时候这个柔弱的女人曾经是多么的孤立无助
本主题由 admin 于 2010-7-27 15:38 加入精华
收藏 分享 评分
回复 引用

订阅 TOP

返回列表